新闻分类

近期项目

合作伙伴

开放式办公室的设计初衷

发布日期:2018-02-22 作者: 点击:

      粉红噪音信号包含人类可以听到的所有音频。每个频率的功率相同,但高频相对要安静一些。以低频为主的噪音可完美地用于掩盖人们说话的声音。粉红噪音比白色噪音更柔和,类似风、波浪或雨的声音在英国和北美,办公空间的设计主要取决于成本而非员工的满意度,因此,开放式的布局成为常规在英国和北美,办公空间的设计主要取决于成本而非员工的满意度,因此,开放式的布局成为常规

  噪音多、容易让人分心、容易导致同事之间的摩擦……开放式办公室有着不少的弊端,那么为什么这种办公模式依然如此流行?


  1963年春,一位4年级的英国建筑设计学生被要求画一张办公室布局图。在研究过程中,弗兰克·杜非在一份行业杂志上看到一小篇文章,介绍了一种刚开始在德国流行的新工作空间设计。与这篇文章搭配的是一张奇怪的照片。“桌子的排列似乎是有机化的,”杜非回忆说,“还有其他突出的特征。工作空间周围有大量的植物,还有一张地毯。”


  照片中的办公室是开放的,但是和当时人们所熟悉的开放式办公室又迥然不同。人们所熟悉的开放式办公室诞生于1个世纪前,建筑师们开始使用铸铁梁加大建筑内的空间。在19世纪末的美国工业爆炸时代,老板们争先恐后地将他们热爱的工厂生产线搬到办公室中。文员们坐在整齐排列的小桌子后面,面朝同一个方向,办公室就像是没有老师的教室。那些位于食物链较高位置的人则拥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而老板们通常占据两侧都有窗户的拐角大办公室。他的得力助手们(通常为男性)像监工一样定期巡视普通秘书和文员(多为女性)。


  办公室轮用制是一种更廉价、灵活的工场模式。员工没有固定的办公桌,随着更多的员工在家工作,公司可随之缩小办公空间,只需要满足每天上班的人的需要。据康沃尔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弗兰克林·贝克尔介绍,办公室轮用制源自海军。在一艘军舰上,床位的数量远远少于水手。当水手工作结束回去睡觉时,床铺还是热的,带着上一个人的体温。因此在英文中,办公室轮用叫做hot-desking。


  “办公室,尤其是北美的办公室带着军事化风格,等级森严。”弗兰克·杜非说,20世纪对这种军事化风格办公室布局的反抗最先源于德国并不令人惊讶,“这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对纳粹主义的反抗。”稍稍看一下那个时期的设计图就会发现,高端办公室装修设计,桌子的摆放似乎杂乱无章,它们的方向似乎也很随意,聚集在不同大小的工作区域。然而,这样的布局绝不随意。杜非说,“办公桌的布局建立在对部门和个人之间的沟通模式的深入研究之上。”在过去的工厂流水线式办公空间中,忌讳员工之间聊天交谈,而这种布局更随意的新式开放办公室则鼓励讨论和辩论。经理们和普通职员混在一起,减少了办公室成本,使得公司能够更灵活地管理员工。如果有人获得提升,他们不会获得一个新的或更大的办公室,他们甚至根本无需换办公桌。


  但是,沟通过度也是个问题,今天,成千上万的在开放式办公室工作的人对此深有体会。相邻的办公桌使得随机讨论变得简单容易,但同样意味着我们必须听人滔滔不绝地发表对昨晚肥皂剧的高见、或是听父母在电话中与子女比赛谁的分贝更高。


  “如果两人同时说话,结果是谁的话也听不清,”咨询公司SoundA gency的朱利安·特雷耶说,“开放式办公室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如果要专心工作,你必须倾听自己头脑中的声音来组织语言,将它们变成文字书写下来。”如果有人在旁边说话,“听觉带宽”被占满,让人们很难专注于头脑中的声音。1998年英国《心理学》杂志的一项研究发现,包含无关对话的背景声音会影响员工记忆文字或是进行心算。


  但伦敦大学的建筑师亚历克斯·玛莫特说,虽然高分贝的背景声音可能确实会影响工作者的注意力,从而影响生产力,但是过于安静也可能带来问题。“很多开放式尤其是教室式的办公室过于沉寂,”她说,“只有成排的人静静地坐在电脑前面。这绝非令人愉悦的环境。”办公室越安静,要进行秘密的或私人的对话越困难。一定程度的噪音反而受欢迎———就像忙碌餐厅中的背景噪音让人们可以享受私密的对话。一些公司正寻求用新技术来达到平衡,比如用麦克风播放“粉红噪音”。这是一种类似白色噪音的声音,可让对话变得难以辨别。


  开放式办公室的工人们还需要忍受其他的干扰。比如日光的短缺、同事之间的争吵、空调温度过高或过低、烦人的电话铃声、邻桌飘来的食物气味……2009年,《亚太健康管理期刊》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发现,90%的针对开放式办公室的研究认为这种工作环境会导致压力、高血压等健康问题,上海办公室专业设计公司,上海和唐,20年专注不负众望!。


  虽然部分证据显示,年轻的员工喜欢和更有经验的同事接触,然而大多数人似乎更喜欢享有隐私。2009年瑞典的一项研究发现,拥有私人办公室的人对于他们的工作环境最为满意,而大中型的开放式办公室最让人诟病。


  在上世纪70年代,“劳资协同经营”运动席卷欧洲。德国、荷兰、瑞典和意大利的法律赋予工人在公司运作和办公室设计方面的更多决策权。“这最终导致开放式办公室布局在德国和北欧的普遍废除,”弗兰克·杜非说,今天,北欧的办公楼均是“高度隔离化”,每个人都有权拥有一个可以打开的窗户,一扇可以关闭的门和可以捶打的墙壁。


  在2000年出版的《欧洲办公室》一书中,朱利安·范·米尔注意到,在瑞典,“几乎每个人都有一间独立办公室,”而在德国“开放式办公室布局几乎绝迹”———虽然,小团队偶尔分享一个房间。德国白领拥有人均28.2平方米的私人工作空间。他们伸懒腰的空间和沐浴日光的权利得到法律保障。能够满足如此高要求的办公大楼通常有长长的走廊,两边分布着小间办公室。最先进的大楼还有中央“街道”,为员工们提供协作空间。


  相反,在英国和北美,办公空间的设计主要取决于成本而非员工的满意度,因此,开放式的布局成为常规。在伦敦西区,一张办公桌所占面积(4平方米)的年租金为8500英镑(13000美元)。私人办公室的花费要高得多——— 碳足迹也更大。


  在美国更流行一种折中的方式———格子间。办公空间被1.5米高的隔板隔开。这种设计阻隔了分心的事物,也阻隔了阳光。但杜非认为,格子间布局是“一种现代弊病”,“它既不能给予人们隐私,也不能让人们掌控自己的环境”。现在的办公桌椅变得更容易调节,但是,在过去100年,很多北美办公室的基本布局———格子间除外———并未改变。很多人依然在一个巨大房间中和一大堆人一起工作,梦想着有一天搬进带窗户的独立办公室。


  在亚历克斯·玛莫特看来,办公室布局不应该是个人和公共空间之间的妥协,而应同时满足人们两方面的要求。她以歌剧中的独唱者为例,他/她需要独自练习很多个小时,然后参加集体排练和预演。她设想的办公室没有排列整齐的桌子———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桌子。“根据年轻人意见,他们更喜欢可以自由流动的地方,”玛莫特说,“最理想的状态是带着笔记本电脑或其他移动设备,拿着咖啡,以任何姿势,待在任何地方。”她描绘起在瑞士访问过的一幢大楼,里面为员工提供沙发、咖啡桌、图书馆、躺椅、甚至还有一个植物园,植物丛中摆放着几张桌子。


  但是,容许员工带着电脑到处游荡,容许他们自由选择是待在一个安静角落独自思考,还是参加同事间的热烈讨论,这意味着公司必须重新思考工作和沟通的方式。“造办公大楼很容易,”杜非说,“真正的挑战在于思考如何更好的利用空间。”


相关标签:办公室空间设计

最近浏览: